• 這是描述信息

    硅烷鞣革與行政訴訟

    愛弟弟愛妹妹愛正氣

    01

    (2019)川行申1559號行政再審申請

    【概要描述】

    (2019)川行申1559號行政再審申請

    【概要描述】

    詳情

    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川01行終923

                    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

     

    政 再 審 申 請 書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成都凱特有機硅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凱特公司),地址:成都市溫江區柳林前進村6組,營業執照統一信用代碼91510115665317432P,法定代表人:陽慶文,聯系電話:13881886159,身份證號:510102196607318433

    被申請人成都市溫江區規劃和自然資源局,住所地:成都市溫江柳城大道東段70號,法定代表人:李炯  局長

    再審申請人一審法院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行政裁定書》其他行政行為撤銷其2019年1月28日向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中提供的《關于協助調查函的回函》”行政上訴,不服二審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819日作出的2019】川01行終923《行政裁定書》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條當事人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認為確有錯誤的,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但判決、裁定不停止執行向貴院提起再審申請。

     

    再審請求

    1、請求撤銷一審法院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行政裁定書》并改判;

    2、請求撤銷二審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川01行終923《行政裁定書》并改判

    3、請求撤銷被申請人2019年1月28日向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中提供的《關于協助調查函的回函》

    4、請求判令被申請人承擔本案所有訴訟費。

     

    申請事由

    一審法院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號《行政判決書》《行政裁定書》、二審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川01行終923號《行政裁定書》認定以下基本事實均缺乏證據證明。

    理由如下:

    1、案涉《關于協助調查函的回函》(以下簡稱《回函》)內容存在實質性錯誤!

    凱特公司實際占用土地在溫江集2014)第6號集體土地所有權利證書》和溫江集用(2014)第461號集體土地使用權權利證書》證涉《地籍調查表》表涉宗地圖、公示圖和指界圖中顯示為100%國有土地性質,而并非案涉《回函》所稱“部分為國有土地,部分為集體土地”!

    2、案涉《回函》作為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的證據材料存在法律主體錯誤,應與上述“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無關。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和凱特公司是兩個不同的法律主體。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中被告當事人(被告、上訴人)是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溫江區國土資源局和一審法院在案涉2019年1月28日被申請人向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中提供的《回函》均錯誤地認定凱特公司為上述“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中的被告當事人

    理由如下:

    1)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不應當與承擔有限責任的凱特公司2007年月16日注冊)完全等同關聯。

    2)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應當也只能與承擔無限責任的個人獨資企業“成都市溫江區明尼達硅氟皮化應用研究試驗廠”(以下稱明尼達廠,2003年5月16日注冊)完全等同關聯。

    3)顯然,被申請人和一審法院不應當將案涉《回函》作為行政證明材料向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提供為有效的法律依據

    4)作為承擔有限責任的凱特公司相關的法律責任不應當出現在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相關的法律責任中作為證據支撐,進一步地說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相關的法律責任應當與承擔無限責任的個人獨資企業(個體工商戶)明尼達廠完全對等關聯

    綜上,案涉《回函》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合確認同無效”糾紛案無關,應當是被申請人涉嫌向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提供的偽證,并且侵害了凱特公司的合法權益,顯然該案涉《回函》應當由被申請人從(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證據材料中申請退回并予以撤銷,并且應當追究被申請人出具該不真實《回函》證據的法律責任。

    二、一審法院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號《行政裁定書》、二審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川01行終923號《行政裁定書》駁回再審申請人的起訴、上訴而引用的法律均存在錯誤。由如下

    1、一審法院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號《行政裁定書》引用法律:

    1)《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 提起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條規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

    (二)有明確的被告;

    (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

    (四)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

    一審法院根據上述法條第(四)項駁回了再審申請人的起訴。

    結合本案,比對被引用法條,再審申請人發現:案涉《回函》與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無關,并且其錯誤內容嚴重侵害了再審申請人的合法權益,應當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

      (一)不符合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

      (二)超過法定起訴期限且無行政訴訟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情形的;

      (三)錯列被告且拒絕變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規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為訴訟行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規規定先向行政機關申請復議的;

      (六)重復起訴的;

      (七)撤回起訴后無正當理由再行起訴的;

      (八)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的;

      (九)訴訟標的已為生效裁判或者調解書所羈束的;

      (十)其他不符合法定起訴條件的情形。

      前款所列情形可以補正或者更正的,人民法院應當指定期間責令補正或者更正;在指定期間已經補正或者更正的,應當依法審理。

      人民法院經過閱卷、調查或者詢問當事人,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可以逕行裁定駁回起訴。

    一審法院根據上述法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款的規定駁回了再審申請人的一審起訴。

    結合本案,比對上述被引用法條,再審申請人發現:再審申請人的起訴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參見上述第1(1)點理由】,一審法院不應當未開庭審理而逕行裁定駁回再審申請人的一審起訴,而應當認真認清本案事實,確定案涉《回函》與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無關,確認被申請人出具案涉《回函》侵害了再審申請人的合法權益,一審法院應當認真開庭審理、追究被申請人向法院提供與案件無關且不真實證據的法律責任。

    2、二審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川01行終923號《行政裁定書》引用法律:

    1)《最高人民法院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十項規定,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權利義務不產生實際影響的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二審法院根據上述法條駁回了再審申請人的二審上訴,其認為,案涉《回函》系被申請人對成都市溫江區人民法院在(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民事案件審理中向溫江區人民法院作出的《協助調查函》進行的回復,不會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產生直接影響

    但再審申請人認為:二審法院在上述文字中提及的當事人顯然是指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案涉《回函》作為被申請人向法院作出的涉及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作為利害關系人的行政證明行為,其產生的基本邏輯錯誤和法律錯誤是:

    案涉《回函》與溫江區人民法院(2018)川0115民初4226號一案無關,因為案涉《回函》涉及的當事人是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而(2018)川0115民初4226號一案中涉及的當事人是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二審法院混淆了兩個不同的法律主體;

    案涉《回函》侵害了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的合法權益:即將再審申請人實際占用土地100%是國有土地性質錯誤地證明為“部分是國有土地,部分是集體土地”,從而導致一審法院在(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中錯誤地認定該案當事人即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受讓的土地含有集體土地,而造成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敗訴;

    案涉《回函》作為行政證明行為同時也侵害了另一法律主體即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的合法權益。

    案涉《裁定書》第二頁第4行“如果人民法院將其(案涉《回函》)作為人民法院相關民事訴訟案件的證據材料采納,并對民事訴訟當事人作出相應裁判,則相應后果屬于民事裁判的結果。當事人對證據材料認定不服,應當通過民事訴訟規定的提起上訴、申請再審等方式來尋求救濟”,該段文字提及的“當事人”顯然應當是(2018)川0115民初4226號案件中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本案當事人即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顯然不能作為(2018)川0115民初4226號一案的當事人即作為自然人的陽慶文就一審法院對證據材料認定不服而通過民事訴訟的規定提起上訴、再審等救濟,因為兩個法律主體身份完全不一致。

    顯然,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作為案涉《回函》利害關系人對作出案涉《回函》的行政機關溫江區國土資源局有權利提起行政訴訟,追訴其侵害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合法權益的違法行為。

    2)《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的,判決或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結合本案,比對該法條,再審申請人發現:二審法院根據上述法條駁回再審申請人的上訴,是錯誤的。因為,一審法院在2019)川0124行初111號《行政裁定書》中認定事實錯誤,確認法律主體不正確,采信的案涉《回函》侵害了再審申請人凱特公司的合法權益,對本案當事人凱特公司的權利義務產生了直接影響,并且一審法院引用法律不正確。所以,二審法院不應當認為原裁定書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而駁回再審申請人的二審上訴。

    綜上所述,再審申請人認為:一審法院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2019】川0124行初111《行政裁定書》、二審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川01行終923號《行政裁定書》均存在認定基本事實均缺乏證據證明、引用法律法規錯誤的情形;再審申請人特根據相關法規規定提起本次行政再審申請,懇請貴院以事實為依據,準確適用法律,讓再審申請人在本次行政再審中作為弱勢群體的一方感受到基本的公平、正義,判如所請!

     

    此致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再審申請人:成都市溫江區明尼達硅氟皮化應用研究試驗廠

                      再審申請時間:2019114

    上一個:
    下一個:
    上一個:
    下一個:
  • 天堂社区